您需要最新的flash观看软件。软件下载地址

组织机构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组织机构 >

如何评价行尸走肉第九季第十三集

2020-02-08 06:10:51
  你知道“下蛊”吗?传说中的蛊,我听过的一个版本,指的是采来一大堆各种毒虫,把它们关在一个坛子里若干天,让它们互相斗互相吃,若干天后揭开盖子,最后活下来的那一只毒虫,就是“蛊”,把它晒干磨成粉,给仇家不知不觉中服下,他就必死无疑。烧饼的台词:“必死无疑!”这只是我的一个联想。有关什么的联想呢?行尸走肉这部电视剧,从第一季到第九季,还活着的角色只剩下三个人,瑞克、弩哥和卡神。第九季半途离开了瑞克,这部神奇的电视剧就成了没有主角的电视剧。只剩两个元老级的神奇人物了。弩哥和卡神。能活活地从第一季活到第九季的人物,没有过人的能耐是走不到今天的。我个人觉得,卡罗尔可以被封为“超级女人”,弩哥可以被封为“超级男人”。卡神解决问题的方式,都是最女人的方式,弩哥反之,简直一个MAN到不行。手狠话不多。今天这一集里的重大危机,都主要是靠这两个超级牛逼的狠角色的极其珍稀的开挂般的综合素质解决的。神之国与公路帮的冲突与收服,主要靠的是卡神的冷静分析判断,结果把本来硬拼必定两败俱伤或惨胜的局面变成了零伤亡的化敌为友。没啥说的,就是牛。卡神原本是个善于扮猪吃老虎的精英女战士,但是她渐渐地转变了角色,可以说很称职地变成了“一代贤后卡罗尔”神之国的两员大将不得不提,杰瑞和狄安娜。杰瑞猛一看像亚洲人,但仔细看还是像夏威夷群岛上的黄种人种族。属于皮实肉厚的肉盾型重步兵。狄安娜在希腊神话中是狩猎女神的意思,一个女神箭手很好地诠释了这个名字。有她在总是让人安心不少。如果弩哥与贝塔大战中有她,那应该胜得更加轻松。奶妹作为山顶寨的领袖,现在领袖气质十足,不知不觉间霸气已显,带着由美子和金发倔强女(叫什么名字我忘了好像叫马格娜)她们战得从容不迫。而由美子等人就像螺丝钉,联盟内的哪个社区需要人手她们就在哪里提供很给力的战斗输出。联盟后期人才凋零,正是用人之际,她们几个精英狂战士的及时加入增色不少。公路帮在这个时段,实质上是投靠了联盟,而没有作为一个独立的有旗帜的社区加入联盟。很仓促。我对他们很同情。因为在我眼中,编剧的意图很明显。公路帮的出现和以往八季里出现过又死亡溃散的人群的作用一样,他们的作用就是,有一天恶势力袭击过来的时候,用他们的大批惨死来衬托恶势力的残忍和强大。而观众由于没有对他们建立起太多感情,对他们的大批死亡也不会过于悲伤。老夫妻和婴儿的设计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制造紧张气氛,一个是给剧集带来希望感。也许后续有其它妙用。本集的高潮部分就是弩哥与贝塔的终极杀阵。这一战看得我很提心吊胆。我从第九季第九集开始,就不断在剧评中预测,弩哥可能要挂。本集,我十分担心编剧使用阴阴阳的叙事手法。也就是说,神之国收服公路帮是个轻松好结局,奶妹在公路帮帮助下顺利到达集市是个好结局,就在观众以为弩哥大战贝塔也会是这个基调的时候,啪嚓,大霹雳。幸好,我没预测成功。编剧还是用职业技巧把剧情圆回来了。因为有一个逻辑矛盾绕不开。弩哥和贝塔必须打一场,但谁都不能杀死谁。为什么弩哥和贝塔必须打一场?因为贝塔的追踪能力和指挥水平很强,不追上弩哥等人不足以显示他的水平,而编剧为了圆得不露痕迹,把剧情设置得是,弩哥厌倦了被追踪,决心搞个陷阱,把追兵一网打尽,再从容离开。就这样,两拨人才顺理成章地遇上,火拼起来。为什么弩哥和贝塔谁也不能杀死谁?这个问题是站在编剧角度看出来的问题。贝塔不能杀死弩哥,不仅因为弩哥在剧迷心中的崇高人气,还因为剧情逻辑。假如贝塔率领的追兵们杀死了弩哥,那剩下的亨利和哑女恐怕也活不成,逃不掉。现在编剧当然不能弄死亨利,因为他未来还在神之国能拓宽出很多剧情。而且亨利一死,联盟与莉迪亚之间的纽带联系也断掉了,会丧失一条可以有效大作文章的线索。就像卡尔和少主夫人。卡尔一死,少主夫人本来有望升级为主要角色的路就断掉了,现在相对很边缘化了。弩哥也不能杀死贝塔。为什么呢?因为贝塔在后期几季还有很多戏份。(不确定还有几季)。观众朋友们不要对贝塔有什么误解。不要因为他第一次和联盟的大将单挑就差点被干死从而认为“贝塔这个货也不过如此嘛!”实际上,根据漫画剧情,贝塔杀死的联盟主要成员颇多,制造的麻烦也颇多。他的实力也强的不像话。要不是这一集里面遇到了从第一季活到第九季的神一般的弩哥,且弩哥有所防备,静心布局,以逸待劳,以地形之利侥幸取胜,结果也未可知。这一战弩哥赢的相当艰难。可谓险之又险,艰苦卓绝。有多艰难呢?就说说体型差异吧。大弩哥的扮演者诺曼瑞杜斯有多高?一米七八。顺便一提扮演瑞克格莱姆斯的安德鲁林肯恰好也是一米七八。林肯更瘦一点,显得高一点,而瑞杜斯肩膀更宽,体型更壮一点。那贝塔有多高呢?根据维基百科对漫画的分析,七英尺左右。英尺换算成米,七英尺就是2.1336米。也就是说,贝塔的头顶大约到达姚明的眼睛这么高。这么高不去打篮球不可惜吗?漫画里,贝塔的设定还真是个篮球运动员,而且是个NBA球星,要名有名要钱有钱。灾变后贝塔一直戴着尸皮面具,不让他人看到自己真面目,全国人民都认识的大明星混到如此田地,他也知道基本的羞耻吧。漫画中他的设定是白人、中年人、头顶微秃,红色头发。但扮演他的演员不是红色头发,而且留着长发。不过这无所谓。漫画里贝塔和尼根的身高对比。漫画里贝塔的设定不但是NBA球星,还演过电影电视剧,电视上作过汽车广告,妥妥的全美国都认识的名人。贝塔是化名,真名始终没有显示。贝塔甘当阿尔法的副手的原因,漫画里的解释是他对阿尔法有感觉(havefeeling),尼根有一段时间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投靠低语者,贝塔反对招收他但阿尔法坚持招收。后来尼根砍了阿尔法头溜之大吉。贝塔悲愤交加,领导低语者不顾一切地进攻联盟。漫画里贝塔最终死于和亚伦等人的搏斗中被亚伦用手枪击中胸部而死。中枪后的贝塔忽然又站起来,说了一句遗言:“Ihavenoname.”然后倒地身亡。漫画里贝塔就戴着尸体脸皮遮住半张脸,因为他实在找不到足够遮住他全脸的尸皮。即使是尼根,在两米一三的巨人面前,也矮了一头。一米七八的弩哥跟两米一三的贝塔打斗,你说这决斗怎么进行下去?编剧拼了老命了,把脑力开动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同时满足以下五个条件:1,两人必须好好打一架,打得精彩2、任何一方都不能打死另一方3、任何一方都想打死另一方4、一米七八的人要和两米一三的人打得有来有往5、这一架打完,双方在没有杀死对方情况下各自退去。你想想,这有多难?换了你是编剧,绞尽乳汁也想不出来怎么安排吧?还好,编剧还是强大的,把过程安排的巧妙。弩哥在正面身体对抗中好几次被大个子一脚踢得飞出去,一拳打得几乎昏厥,揪过来扔过去,这是符合实际的,双方的力量对比就是那么悬殊。但弩哥的强项在于身上各个部位藏着很多副武器,弩哥打架的风格是混混流加猎人流,贝塔打架就是力量流,弩哥很多挣脱的战术动作都是建立在他丰富的格斗经验和生存技能未雨绸缪上的。最后那个漂亮的隐身术,也是很巧妙。我是说编剧很巧妙。哑女弄地板里的水和食物的时候我根本想不到这个空间能用来干贝塔。维持两人格斗均衡的还有一个因素。弩哥的目的很纯粹,尽快杀死贝塔,直接了当简明扼要。可是贝塔的目的不同,他初始目的不是直接杀死弩哥,而是抓住弩哥逼问莉迪亚下落。抓住一个人比杀死一个人难多了。所以弩哥才有机会多次挣脱。下面附加一个链接。漫画里贝塔的简单介绍。https://zhuanlan.zhihu.com/p/58978379—————还想聊几句最后的那场战斗。这段扣人心弦的动作戏,如果从低语者进入亨利埋伏的房间门到贝塔被撞落电梯井算起,其实只有短短五分钟而已。但观看者心理上,可能过了很长时间。这一集叫“chockpoint”,上一集叫“守卫者们”,下周播出的下一集叫“scar”,伤疤。行尸走肉的每一集的名称都是双关语。例如上一集的守卫者们,既是低语者对丧尸的称呼,也暗指不同阵营里守卫着大家的人。这方面其他答主有过精彩的分析。而下一集的“伤疤”,我估计按照行尸走肉的尿性,会使用双线,一方面是贝塔等人的过去的倒叙,一方面是今天的新伤痕,最好的情况是,交代玛姬和刀女她们矛盾的来龙去脉。还说这一集吧,chockpoint的意思是阻塞点、交通枢纽。本集有三个阻塞点。神之国被公路帮阻塞,但是用胡萝卜加大棒打通了社会意义上的阻塞。奶妹他们被大树和丧尸阻塞,但在公路帮支援下打通了物理阻塞。第三个阻塞时弩哥他们人为制造的,是为了制造一个滤网、背水一战、把敌人引到囚笼进行生死斗。贝塔共带了六个手下左右,他自己带了两个人进入弩哥一人把守的通道,命令另外一个人带着“一半人”进入亨利和哑女守卫的另一个通道。贝塔路一共三人,另一组人有三到四人。楼内太黑实在没看清。插一句话,美国影视剧的摄像机特别高级或者拍摄习惯问题,有很多镜头表现黑夜,那是真黑真暗。问题在于,我们在网上用多瑙影院看的时候,黑的地方就真看不清糊了,但美国观众用电视机看的时候,我相信他们能看到暗处的形体甚至色彩的。而中国电视剧呢?夜晚的戏也用大灯照得剔明发亮,真是把观众当智障了。统计一下战果,亨利伏击,用棒子打昏或打死一个女敌人,随后被插成大腿贯通伤,在狗子帮助下反杀。共杀两人。哑女干死两人。弩哥秒杀两人,跟贝塔艰苦缠斗之后把贝塔撞落电梯井,实现了两个BOSS的“脱离”。我把编剧的这一手法叫做“脱离”。让两个处于你死我活态势的敌人从空间上脱离接触。前一季有一次瑞克与尼根在小黑屋的决斗,也使用了这种“脱离”的编剧技巧。最后谁也没杀死谁。弩哥真的神勇,也有一点轻敌。他的轻敌也可以说是自信。在当前已知的活人中,能在单挑中赢过弩哥的一个也没有。瑞克可以打个平手,但他失踪了。尼根略强一点,但他在牢里蹉跎了岁月,不见天日,营养差,又从被瑞克割喉的死亡边缘抢回一条命来,体能下降了很多。耶稣凭借武术技巧原先可以洗戏耍瑞克加弩哥,但他挂了。摩根离开了棍子,空手或使用其它武器对弩哥并无胜算。其他人都够呛。但弩哥的长处不是正面硬刚。他的战斗方式像一只豹。隐匿、追踪、转移、无声无息地接近、致命一击。豹子不会没事嗷呜嗷呜叫,手狠话不多,是沉默的杀手。弩哥是丛林战专家。他与贝塔的对决从两人照面之前就开始了。客观地说,弩哥对战场的静心布置也是战争的一部分。他通过各种帘子和工事障碍物把本来空旷的房间转变成了一个“丛林”,在这里才是他的主场,他的天下。这是极高的战斗修养和军事素质。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假如弩哥不把房间布置得迷阵重重,而且弩哥身边有亚伦、刘能、国王、杰瑞、狄安娜、奶妹、刀女、卡罗尔、罗西塔等一大票帮手,和贝塔三人在这个无遮无拦的房间内用冷兵器死斗,结果会怎样?弩哥等人必胜,但己方的伤亡情况会大大增加。因为后排的弓箭手不敢放箭,前排的体弱者可能会被贝塔的长猎刀一招秒。于是就会变成添油战术。即使团团围住贝塔三人,也难保己方有人严重受伤或死亡。从司法鉴定的角度来看,亨利的伤,属于轻伤。贝塔的伤,属于轻伤(他比张云雷还耐摔,贝塔真是牲口级的BOSS),弩哥的伤,却连轻伤都不算。虽然他可能被贝塔打的轻微脑震荡、轻微内脏受损、软组织挫伤和皮外伤,但假如按照中国的司法鉴定标准的话,连轻伤也不算。与战果相比,弩哥方付出的代价还是微小的。从经济学角度来看,目前是最好的结果了。有一个细节。弩哥撞落贝塔之后,探头向电梯井里黑暗深处望望,啐了一口,转身离开时用一种痞帅屌的姿势拾起刀,翩然而去。我不知道啐这一口是不是剧本里写的,但用屌气森森的姿势拾刀的动作有很大概率是诺曼自己设计的。这一场按照剧本上的戏份已经演完了,但导演不喊卡,诺曼就不能走出达里尔这个人物,就必须接着演。这个拾刀而去的动作很好的展现了达里尔的心情。“妈的,没想到你这个驴日的大个还挺凶顽嘛!老子老早就说先宰了你,现在你看看,你再能踢腾不还是被老子宰了?呸!记住了!你爷爷就是你爷爷。专业杀手教你做人。在我面前玩刀?在我面前耍横?可笑.........”弩哥一个拾刀的身体语言就传达了这些信息。“此时应该有掌声。”不,等等,有一个点我忘了分析。弩哥为什么啐贝塔?因为他鄙视贝塔。为什么鄙视贝塔?不仅因为低语者本来的生存手段就够恶心,也不是全是因为弩哥打败了贝塔,重点在于,贝塔不是个英雄,而是个孬种。本次其实不是贝塔与弩哥一对一的公平单挑,弩哥实打实地是一挑三还取得了完胜。请注意弩哥以一敌三时的遇敌次序,先分别杀死两个喽啰,再跟突然闻声扑来的贝塔搏斗起来。假如三人一起进退,或贝塔在前面,与弩哥缠斗的时候两个喽啰围过来。弩哥就危险了。你可以说弩哥运气好,先解决了小怪然后心无旁骛地专心对付大BOSS,也可说贝塔运气好,若他走在前面,被消防斧开膛的可能就是他。但不管怎样三人小组还是大败亏输了。假如弩哥带着两个人去进攻敌人,弩哥一定身先士卒冲在前面,而不会像贝塔一样让手下先上探虚实。低语者戴着尸皮驱赶诱导尸群以当掩护的行为同样是不人道而孬种的,贝塔就是孬种中的孬种。空有那么大的个子,却行事那么猥琐而鬼祟。难怪弩哥看不起他。弩哥的扮演者诺曼瑞杜斯,并不是表演专业科班出身,他也没上过大学。而是年纪轻轻的时候独自一人周游世界,一边打零工一边画画做雕塑创作,他本来想做一个艺术家,但这条路没走成。却意外被戏剧界的人在街头看中,去戏院当替补演员。一般来说,替补演员不用上台还能拿钱,天上掉的美事,于是他就签了。毫无表演经验的他又“不幸”遇到主演因故缺席,硬着头皮上台去演,没想到又被观众席里一个腕更大的经纪人看中,从此不温不火地在影视圈漂着。《行尸走肉》成就了诺曼,诺曼也成就了《行尸走肉》。因为这部剧,诺曼一度成为美利坚妇女心目中最性感的男人。也因为诺曼的魅力,多少人不愿意弃剧,就希望看到弩哥继续痞帅痞帅下去。我的知乎头像换过很多次,但一直都用诺曼的头像。诺曼具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气质,他毫无书卷气,但又和社会上的上班族和生意人很不一样,他不像个领导干部,又不像个流氓黑社会,不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也不像一个精明的眼珠乱转追逐名利的人,不像个军人,也不像个表演科班出身的人。他走在路上,你看不出他是干什么的。自由而孤独。这种气质和达里尔迪克森很像。实际上,诺曼去行尸走肉剧组试镜的时候是去面试莫尔迪克森这个角色的,但导演们十分欣赏他特别的气质,竟然为了他修改了剧本,硬生生创造了一个原著漫画里没有的角色,神来之笔。这个决定今天看来无比正确。诺曼(弩哥)就是为这部神剧增色的第一功臣。最后还想说一点。由于亨利受伤,弩哥等人此时想前往就近的亚历山大寻求治疗。我们来分析分析啊下一集三大社区的守卫力量。此时,山顶寨的主事者奶妹塔拉在神之国,她带去了三个精英战士玛格娜由美子等人,神之国现在有卡神国王杰瑞狄安娜等人还有公路帮,若此时元气大挫的低语者进攻集市,会遇见一大窝子精英战士,那是很难讨到便宜的。并且,目前为止剧内没有交代低语者发现了除了山顶寨以外的社区。精英战士这个概念,是行尸走肉这个剧集带给我的一个心理暗示,瑞克团在长达九季的一路走来,其中大部分都成长为精英战士。没有精英战士的人群,即使人口数量再多,也是像猪羊一样容易被别的势力屠杀。瑞克团还诞生了一些超级精英战士。前几年锤神还活着的时候,卡罗尔还没封神,坊间流传一句顺口溜:”行尸走肉有三宝,弩哥、刀女和锤神。”就是说,瑞克团有一些综合战斗力超群的超级精英战士。我主观地把格伦和玛姬和萨沙和国王和杰瑞和狄安娜和亚伦和新加入的玛格娜和由美子等四个女战士列为战斗力为一个精英战士级别的精英战士。罗西塔、奶妹、刘能、卡尔和投降的救世军等战斗力列为0.8个精英战士。亨利还很稚嫩不可靠,列为0.7个精英战士。音乐家卢克大致也在这个等级。少主夫人和尤金的战斗力与普通人没太大区别,列为0.5个精英战士。魂斗罗和耶稣和摩根列为1.5个精英战士。瑞克、弩哥、卡神列为2个精英战士这个等级。刀女列为1.8个精英战士这个等级。目前的尼根也列为1.8个精英战士这个等级。贝塔也应该被归为2个精英战士这个等级。以上分类很粗略,也是综合的观感。很不客观。我原来估计低语者会趁着集市进攻没有防备陷入看电影的欢乐的联盟,但此时低语者刚经历夜袭,贝塔受伤,能逃回营地养伤几天就不错,低语者目前还是要休整一些时日才符合实际一点。亚历山大还有刀女、刘能、罗西塔、尤金、阿三(阿拉伯后裔?)、小拽女和尼根。就数山顶寨现在薄弱。精英战士缺乏,少主夫人、投降的救世军(名字我又忘了)、卢克。若弩哥和哑女到达亚历山大,那亚历山大安全系数更加无舆,但山顶寨最悬。山顶寨目前精英战士总体得分:0.5加0.8加0.7,二个精英战士。实际上处于严重的防守空虚,比较能打的一个都没有。更糟糕的是,目前已知被低语者发现的唯一社区就是山顶寨。综合来说,还是山顶寨处于首当其冲的紧要位置。处境最危险。贝塔小队几乎全灭,贝塔本身又负伤昏厥了一段时间。中途中断了对弩哥等人的追踪。所以,低语者方面只能根据自己的推理,认定弩哥等人撤退到了山顶寨。阿尔法和贝塔第一时间的报复最有可能还是直接扑向山顶寨。缺乏枪支和机械的低语者最有可能的进攻方式就是趁着黑夜驱赶大批丧尸夜袭山顶寨。山顶寨若能即使求救的话,神之国可能会第一时间派出公路帮。公路帮移动迅速,又对山顶寨和神之国之间的道路熟悉。假如低语者发动对山顶寨的攻击,神之国派出援军的话,(而亚历山大派出足够的援军将更缓慢一些)冲在前面、跑的最快的可能是公路帮,而公路帮目前还不知道低语者的存在,没跟低语者交过手,即使神之国的联盟成员接到情报事先提醒他们了,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可能,在遭遇到低语者时警惕不足而吃大亏,用自己的惨死衬托低语者的恐怖。更糟糕的是被俘虏,交代了神之国的位置。但编剧们应该不会在存量上作文章,他们很可能引入增量。就是引入其他角色。搅这个局。很可能会让德怀特回归。这都是我个人的瞎猜,也没有意义。————-刚才我看了一下第十四集的预告片,发现我把注意力投向山顶寨是错误的。第十四集的预告片显示了以下信息:弩哥等人到达了亚历山大,亚伦向刀女汇报弩哥来了,并非他一个人。刀女站在大门上向下问:“她是谁?”(指莉迪亚)亨利说:“她是和我一起的。”随后四人进入亚历山大安顿下来后分别发生了两段对话,刀女和莉迪亚。弩哥和小拽女。小拽女很想向达里尔叔叔那里问到有关救世军到底做了什么,自己的爸爸又做了什么。刀女翻出了抽屉里的瑞克的柯尔特手枪。刀女骑马在野外飞驰,弩哥在野外奔跑并用弩射击什么人(很可能是掩护和救助刀女)刀女陷入几个丧尸或低语者的包围,挥武士刀自卫。从画面看只有四五个丧尸围着她,且在武士刀攻击范围最舒服的范围内,但刀女表情紧张慌乱情绪激动,好像在大叫达里尔的名字。但又不像。能让弩哥和刀女同时那么紧张而孤身出亚历山大紧急任务很可能是小拽女遇到危险了。从预告片的老外分析来看,似乎看起来最不可能出事的海边旅馆出什么事了。这是一个疑问。还有最大的一个疑团是伤疤。本集名叫“伤疤”。点题的是,刀女和弩哥背后相同的位置,都有一个X形状的伤疤!这是怎么肥四?编剧你们能给个合理的解释吗?————————-最后,想用腾格尔演唱的《康熙王朝》主题歌《大男人》向我的偶像弩哥致敬。一边像舅父一样教育引导精虫上脑,不,荷尔蒙爆发的中二年纪小弟弟亨利,一边独挑重担,单枪匹马以一敌三,苦战史诗级巨怪,这是何等的英雄,何等的气概。大写的男人。https://m.youtube.com/watch?v=lU2TukKEuac大男人(电视剧《康熙王朝》片尾曲)-腾格尔一生有一种大海的气魄岁月一页页无情翻过把乾坤留在我心中的一刻就已经注定我不甘寂寞一心要一份生命的广阔世界一遍遍风雨飘落把江山扛在我肩头的一刻就已经决定我男儿本色大男人不好做再辛苦也不说躺下自己把忧伤抚摸大男人不好做风险中依然执着儿女情长都藏在心窝任它一路坎坷大男人不好做再辛苦也不说躺下自己把忧伤抚摸大男人不好做风险中依然执着儿女情长都藏在心窝任它一路坎坷